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庶门风华 > 第七百五十七章、想要活的
    新笔趣阁www.bqge5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

    ,最快更新庶门风华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到那几位舞剑者向自己奔来,颜彦第一反应是这些人肯定是来刺杀太后和皇后的,因而,急中生智的她把云老太太丢下,往王老夫人身边跑去,因为在场的人里就王老夫人和许氏婆媳衣着最为华贵,且两人的头上均是满身珠翠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太后和皇后两人两人的头发都是圆髻,头上也只插了根金簪,身上穿的也是最普通的绸子衣服,因而若不是认识的人,只会以为这两人是普通的小地主婆。

    而颜彦就更不用说了,她还在孝期,身上的衣服是棉布的,头上的簪子是黄杨木的,别的一应饰物皆无,哦,不对,手上有一对玉佩,这对玉佩通体莹润雪白,是上等的羊脂玉做成的,颜彦十分喜欢,一直在身上这么多年没有离手。

    可玉镯毕竟不同于别的头饰或配饰,它在袖子里面,不是近边人压根看不到,所以颜彦觉得对方肯定不会奔她来的,她比一个下人还寒酸呢。

    还别说,颜彦这一招管用,见她跑向王老夫人身边,那几个剑客也向她跑去了,四个人的剑尖均指向了颜彦。

    生死瞬间,颜彦本能地往下一蹲,就地打了个滚,剑尖划破了颜彦的衣服,却并没有再往里深入,饶是如此,颜彦的脑子也一片空白,几乎失去了思想,直到对方弯腰抓到了她的肩上要把她提起来,颜彦这才反应过来,对方并不是要把她置于死地,而是想抓住她。

    幸好,关键时候青玉不顾一切地一跃扑到了颜彦身上,高手过招,瞬息千变万化,青玉这一跃,大江大河两人的剑也拔了出来,很快,四周的护卫和暗卫也都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几位剑客的武功虽然也不弱,可惜他们选错了地方,因为王慎见颜彦一行遭遇刺客,很快也拔刀相助了,他聚会的这批人大多也是世家子弟,基本也是从小习武的,也是剑不离身的,其中正经有几个剑术也不错的,他们很快把这些剑客们围住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那个没有杀颜彦的剑客毫不留情地把剑刺向了青玉,青玉手上没有东西,只得抱着颜彦再打了个滚,对方的剑刺进了青玉的左肩。

    颜彦见青玉的左肩顷刻间鲜血直流,而对方的一剑不成又刺了过来,电光闪念间,她推开了青玉,扑到了青玉身上,对方的剑收不住,也刺进了颜彦后背。

    可能对方是真不想让颜彦死,因为颜彦感知到对方的力度不大,似是往回收了一下,且剑尖也很快抽离了颜彦,并没有再往里刺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抽一偏,倒是给了大江大河可乘之机,两人联手从背后刺伤了这人,与此同时,对方已有另外两名剑客受伤了,而颜彦和青玉则被五六个青年男子护在中间了。

    情势突然一下对他们很不利了,最重要的是,他们此时已经再无可能抓住颜彦了,为此,那几名剑客互相对视了一下,一个鹞子翻身,这些人往不同的方向跑开了。

    大江两个也不敢去追,一个问颜彦的伤势,另一个查看青玉的伤势,此时,太后扶着皇后哆哆嗦嗦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姨祖母,舅婆,还有表婶,你们怎么样?”颜彦忍着痛让青麦扶起来,她后背的剑伤虽然不深,但肯定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,你呢?”皇后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姨祖母,我们回去吧。”颜彦说完命大江他们去接陆呦,那边还有三个孩子呢,她早就忧心如焚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回去,赶紧回去。”太后看见颜彦身上的衣服破了,青玉身上也流了很多血,她不明底里,以为是青玉替她挡了这一剑,否则,颜彦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确实是青玉及时扑了过来,否则颜彦肯定落入对方手里,只是对方倒未必能把她带走,因为颜彦这边人手比对方多,不过颜彦不能保住对方狗急跳墙,见抓不住她会干脆把她一剑捅死。

    因此,确实是青玉救了颜彦,但颜彦也救了青玉一次,第二剑若不是颜彦及时扑到青玉身上,青玉肯定不死也得重伤,因而,青玉也感动得哭了,她是没想到以颜彦的尊贵还能替她挡一剑。

    “对了,看看你们的人,有没有受伤的?”颜彦对王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就有人胳膊受了点轻伤,无碍事。”王慎已经查看过了那几个伤者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今日匆忙,改日专程去府上答谢大家,再次多谢你们的仗义相助。”颜彦向这些小年轻抱拳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当时情形那么危急,在场的护卫和暗卫一开始肯定要顾着太后和皇后,因而他们现身后分成两派,一派是围住太后和皇后,另一派才是和那几个剑客对打,根本顾不上颜彦,幸好王慎对颜彦十分崇拜,第一时间抽出佩剑来救颜彦,同时也没忘了招呼他那些同伴,颜彦和青玉这才得救了。

    王慎见颜彦如此郑重地谢他们,忙不迭地还礼,“应该的,还请百惠郡主别放心上,今日之事无论是谁遇到了都会拔刀相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胆子可真大,你可真吓死娘了,你没事吧?”许氏上前拉着儿子细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少年郎勇气可嘉。”皇后夸了对方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从小就是个热心肠,就好打个不平,也喜欢舞刀弄剑的,这不,我们今天也是跟着他来这边瞧瞧的,哪知赶上这场惊吓,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不知百惠郡主究竟得罪了谁,竟然会有人要取她性命?”许氏这话是看着颜彦问的。

    “是呢?我也想知道我究竟得罪了谁。”

    颜彦早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一开始她怀疑是周禄的人,可转而一想,又不大像,周禄和她打过这么多次交道,若是想绑架她早就绑了。

    排除了周禄,颜彦倒是还有两个人选,一个是女真一个蒙古,其中又以女真的可能性更大些,因为女真和大周打过交道,吃过亏,而蒙古目前为止还没有交过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