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家有王妃初长成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跟太子殿下做笔交易
    新笔趣阁www.bqge5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

    ,最快更新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兰妃靠在软塌上,抚着自己小指尾上的护甲怔怔出神,自打那个女人出现,皇帝再没有召唤过她,难道她真的就这样被皇帝遗忘了?

    心腹侍女悄悄走过来,在她耳边低语,“娘娘,新来的夫人发了大脾气,把碗都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兰妃精神一震,坐了起来,皇帝并不喜欢太闹腾的女人,那个女人闹得越凶越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摔碗?”

    侍女摇头,“奴婢没打听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陛下让重新送饭菜过去。”

    兰妃心头一凉,还是问,“陛下没发火吗?”

    侍女看着自家主子满怀希翼的神情,心里有些难过,她知道皇帝没发火,却是摇头,“奴婢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兰妃眼里的光渐渐黯淡下去,重新靠在软塌上,整个人显得怏怏的。

    侍女静静侯在边上,过了一会,说,“娘娘,奴婢觉得新夫人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兰妃没有吭声,心里却是苦笑,不是新夫人像一个人,是她像新夫人,第一眼见到白千帆的时侯,她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心里一阵烦闷,却听侍女嘀咕道:“会不会是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兰妃懒洋洋问,“跟太子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夫人不觉得新夫人和太子殿下的客人钱先生长得很相似吗?”

    兰妃愣了一下,慢慢站了起来,钱先生……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白千帆的时侯,她觉得似曾相识,原来不是因为和自己相像,而是之前见过钱先生,钱先生一直是男人打扮,所以没往那方面想,如今被侍女一提醒,不由得恍然大悟,钱先生和白千帆的脸重合在一起,分明就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气得不得了,这么说是太子在背后搞鬼,让白千帆取代她在皇帝身边的地位,但转念一想,那时侯太子似乎并不愿意让皇帝见到白千帆,两次召见都以各种借口避开。

    兰妃在屋里踱着细碎的步子,华丽的裙裾轻轻扫过厚实的地毯,发出极细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太子把一个女人藏在东宫,还以男人打扮掩人耳目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她掩嘴轻笑起来,当爹的抢儿子的女人,传出去也不怕百姓们笑话!

    兰妃一扫颓废,跟打了鸡血似的两眼放光,“走,找太子去。”

    侍女以为她要去找太子的麻烦,却有些担心,“娘娘,太子殿下可不好惹,您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本宫要跟太子殿下做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侍女还是担心,“内外庭有别,若是让陛下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兰妃冷笑,“他的心思都在那个女人身上,本宫就算给他戴了绿帽子,只怕他也不在乎,”她想了想,“不过在这个关头,本宫也不能把把柄落在他手上,免得陛下借题发挥,你找个可靠的人去东宫传话,让太子到佛塔那里见一面,就说本宫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侍女应了是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兰妃静静的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,让侍女给她披上风褛,慢慢的踱着步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听到有人叫她,“妹妹这是往哪去?”

    兰妃抬头望去,抿嘴一笑,“是瑾妃姐姐,今日怎么得空出来走走?”

    自打兰妃得宠后,瑾妃很少出殿门,免得听兰妃那些阴阳怪气的话,没曾想,帝王绝起情来,不分厚薄,这才多久,兰妃就步了她的后尘,听到消息,她心里不知道多痛快,见天在敏兰宫附近溜达,为的就是想看兰妃伤心难过的样子,再痛踩几脚。

    “妹妹今日怎么一个人?陛下呢?”语气带着明显的奚落。

    兰妃岂不知道瑾妃的心思,自嘲道:“姐姐还不知道吗?陛下身边有了新人,早把我忘到脑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瑾妃装出很吃惊的样子,“妹妹还远没到人老珠黄的地步,陛下就生厌了吗?”

    兰妃看着她,“姐姐不必这般奚落,我不过是个可怜人,陛下心里真正想着谁,姐姐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瑾妃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,但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以前姐姐就说过,我的恩宠不过是水中月,镜中花,如今才知道姐姐的话是对的。”她观察着瑾妃的表情,又说,“一个替身而已,岂能长久。”

    瑾妃终是微微震动了一下,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要是见过那位新夫人,便不会这么问了。”她刚入宫便得到皇帝百般宠爱,一时风光无限,逐渐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,瑾妃跟她说那些话时,她想当然的认为是妒忌,没曾想,却让瑾妃说中了。

    瑾妃蹙眉思忖,问,“那人什么年纪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年青貌美,”兰妃嘲讽的道,“不然咱们陛下怎么会为她丢魂失魄?”

    瑾妃摇头,喃喃低语,“不对,她应该不年青了。”

    兰妃说,“或许是另一个替身,只是比我更像一些,以后姐姐可别再争对我了,妹妹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瑾妃怔怔的,没有答她,兰妃随意行了个礼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赶到佛塔,太子已经等在那了,看到她有些冷淡,“兰妃派人请孤前来,不知有何事?”

    兰妃笑着打量他,“殿下眼底青黑,想来是没睡好,有烦心事?”

    “孤有没有烦心事,与兰妃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”兰妃也不兜圈子,“殿下定是为了那位钱先生心烦,本宫没说错吧。”

    太子警惕的看着她,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陛下身边的新夫人就是殿下宫里的钱先生,本宫说的没错吧,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太子虽然提防她,也不想失了机会,这本不是秘密,皇帝就是从东宫把白千帆带走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知道她在哪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知道,”兰妃弯起唇角,“陛下将她藏起来了,不过本宫可以让殿下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太子沉吟片刻,“为什么帮孤?”

    兰妃把风褛拢了拢,“自然是看不得陛下棒打鸳鸯,另外也想跟太子殿下做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太子知道兰妃误会了他和白千帆的关系,想解释,又觉得牵扯到陈年旧事,一时半会说不清楚,便默认了,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若是能把新夫人带走,就算帮了本宫的大忙,做为回报,本宫自会助殿下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太子知道她无非是要回从前的恩宠,默了片刻,点头,“成交。”